在普通人的眼裡,沉香是一種稀缺之物,但對於不少收藏界的有志之士來說,沉香的價值不應該只是“孤芳自賞”。在日前閉幕的2014中國(東莞·第五屆)國際沉香文化藝術博覽會上,主辦方廣東省沉香協會邀請沉香界收藏家、學者齊聚一堂,舉辦第二屆沉香界名人面對面辯論暨沉香文化產業發展研討會,共同為沉香產業發展出謀劃策。
  第二屆沉香界名人面對面辯論暨沉香文化產業發展研討會現場多位行家指出,一直以來,結香部分被認為是最有用的,而事實上,沉香“全身是寶”,圍繞種植、加工、流通、收藏、藥用等幾大環節,都可形成一個大產業,如沉香葉可用於制茶、制酒、制枕頭,沉香花可做香料,提取的沉香精油對呼吸道疾病等有很好的緩解作用,沉香產業鏈將是一塊價值千億元的蛋糕。
  “沉香走產業化之路才有未來,既要挖掘沉香的藥用等價值,還要使沉香從收藏走向造福百姓的消費產業。”沉香收藏名家張曉武說,延伸沉香產業鏈,讓老百姓花很少的錢也能用上沉香產品。
  熱議1
  發力健康產業
  融入現代生活
  在多名行家看來,沉香的價值不應該只是“孤芳自賞”。“收藏用香質量精,價值也高,可以玩到極致,但這種數量少。任何產品終究要服務於生活,如沉香業可以開發出藥用價值並服務於生命。”中國(寮步)沉香文化博物館館長鄭鵬建說。
  在沉香產業鏈中,包括茶煙酒等日用品的開發、藥用、精油開發以及收藏和貿易,沉香收藏名家張曉武同樣看好沉香的藥用價值:“收藏畢竟是極少數人可以把玩的,實際上,沉香能起到治病救人、消除疾病的作用,沉香的藥用價值一定要開發出來,並通過產業化讓老百姓花很少的錢用上沉香產品。”
  張曉武說,品香喝茶曾是士大夫文化的一部分,是古代人的生活方式,而在現代,也可以開發出沉香洗面奶、沐浴露、沉香牙膏等生活必備品,與沉香茶一道,融入現代生活方式之中。
  “沉香用於收藏,收一塊料就少一塊,沒有千年樹,生產不了好香,真正收藏的需要上百年曆史的,否則就是收藏錯了。”茂名市電白區沉香協會會長汪科元舉例說,曾有個朋友收到一餅普洱茶,價值三十萬。如果沉香葉開發出沉香茶和沉香酒,前景非常可觀,“此外,開發沉香精油,搭配其它生活用品,到處都是香香的,那人們生活在一個香香的世界,多美好。”
  “完全同意你的觀點。”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熱帶生物技術研究所副所長戴好富說,現在的年輕人很多是90後和00後,相比普通的茶葉,他們更感興趣的是咖啡,如果開發出沉香葉的保健功能,就能很好地留住未來的年輕人。
  困惑2
  香料稀缺
  入藥成本偏高
  “沉香邁向大眾消費品是一塊很大的蛋糕。”中國沉香研究會秘書長錢國富說,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不少沉香協會企業正在嘗試推動沉香產業化。
  據統計,在國內沉香業,廣東省的產量占了全國六成。而隨著收藏市場的回暖,沉香產業鏈價值已經超千億。“野生香不足的情況下,人工香代替野生香,同樣可以在藥用價值方面開發。”張曉武說。
  儘管現場多位行家均看好沉香的藥用開發價值,但在實際操作中卻存在著看不見的“玻璃門”,尤其是對於“一片萬錢”的沉香來說,以如此珍貴的原材料入藥,必然推高藥品成本。
  汪科元對此深有體會。“製藥是沉香產品開發的首要任務。根據國家相關規定,沉香油脂量要達到15%方可入藥,但好的沉香要6000至8000元一斤,而製成藥的價格卻在800至1000元。”
  汪科元解釋,相關部門規定,含油量達到15%就算合格,而低於這個標準則按照劣藥假藥燒掉,因此香農一直在呼籲降低藥用標準,曾有一段時間,相關部門將含油量降低到了10%,但最近又有個別同行提出,10%的標準還是低了,需要提高到15%。
  “我曾經帶著人工結香到北京檢測,需要檢測的標準有6個,但其中有2個標準達不到,如果能把人工結香入藥的門檻降低,一些中成藥也能用上沉香。”汪科元說。
  呼籲3
  沉香入藥
  放寬油脂量標準
  “沉香本來就很少,現在用藥標準又那麼高,這對沉香種植是個很大的打擊。”儘管沉香入藥具有其獨特的價值,但成本的居高不下,讓汪科元感到束手無策。
  成本無法下降,導致部分商家以次充好。汪科元說,一些朋友到老中醫那開沉香藥,但一直吃不好,後來才發現是假的。“針對沉香用藥,國家能不能制定出相關標準?”
  “我們認為能夠藥用的標準不能太高,這樣可以用上更多原料。”汪科元建議,國家應降低並統一沉香製藥油脂量標準。
  而臺灣沉香學者趙明明則進一步認為,藥店售賣假沉香也與缺乏專門的檢測有關。“臺灣以前是美食天下,地溝油事件出來後,現在香港也不敢進口臺灣食品了;沉香也是如此,臺灣有很多中藥房,其中不少中藥師懂藥理,但他們未必懂沉香,因此可能賣的是假貨,從這個角度來說,檢測單位很重要,要抽驗藥店是不是真品,此外,中藥師的培訓也很關鍵。”
  如何在更大範圍提供更多優質原材料,中山市沉香協會會長李漢超認為,必須加大研發投入,不過因為需要持續投入,目前一些研究所、大專院校感到精疲力盡。他建議,可以參考雲南的做法,當地很多農戶採用金融幫扶模式,有了資金的註入就激活了整個產業。因此,廣東也要思考,用什麼樣的方法讓更多的社會閑置資金投入到沉香產業。
  辯論環節
  在研討會的辯論環節,經過抽簽,中國沉香行業泰斗、沉香收藏名家張曉武和中國(寮步)沉香文化博物館館長鄭鵬建各率一支隊伍,分別就“國外沉香好”和“國內沉香好”、“沉香文化中心在北方”和“沉香文化中心在南方”展開辯論。
  ?出場人物?
  正方
  鄭鵬建:中國(寮步)沉香文化博物館館長
  李漢超:中山市沉香協會會長
  汪科元:茂名市電白區沉香協會會長
  戴好富:中國熱帶農業科學院熱帶生物技術研究所副所長
  反方
  張曉武:沉香收藏名家
  錢國富:中國沉香研究會秘書長
  賈天明:香學專家
  趙明明:臺灣沉香學者
  爭鳴1
  沉香是國外的好還是國內的好?
  在第一個議題上,經過一番唇槍舌劍的交鋒,雙方觀點逐漸趨向一致。鄭鵬建認為:“總結一句,合適就好。”而張曉武則表示,喜歡香的人,如果能找到一塊真的野生香就不錯了,還分什麼好壞,“擁有一塊沉香已來之不易,不必分好壞。”
  觀點:
  國外沉香塊大沉水適合做雕件手串
  鄭鵬建:國產沉香好還是國外好,很簡單,我想問問張曉武,你收藏的是國產沉香多還是國外的多?
  張曉武:就香氣而言,都說國產沉香好,可幾個人手裡有?因為濫砍濫伐,連一棵百年沉香樹都找不到了,從這個角度也就解釋了為什麼說國外沉香好,越南、星洲沉香塊大、沉水,做雕件、手串比較好,沉水香也是外國居多。相反,誰手裡有一串國產的沉香?
  李漢超:國產沉香比較少,正是因為比較少,大家對國產沉香認識有個欠缺,由於少才顯得特別珍貴,所以我認為國產沉香比較好是有一定道理。
  趙明明:香都是好的,每個人的品味不同,以國產和國外香分界評價對香不公平。我玩轉越南香有20多年,海南香也有,我不會排斥任何香,就品香的過程中,還是星洲系的好。如果做珠子,印尼的比較好,因為塊大料多。
  觀點:
  國內沉香因文化斷層而知名度偏低
  汪科元:在幾個月前舉辦的廣州國際中醫葯大健康服務業博覽會上,有些醫葯專家說,國外沉香最好,這是因為他都沒有瞭解到國產香,香各有各的好處,我認為國產香好有兩個依據,第一,從中藥的角度來講,是國產的好,古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我們用本地沉香,功效地道實在,國產沉香才符合我們的市場需求。
  其次,過去,在嶺南走到哪裡都產香,甚至屋前屋後都有沉香,在很長一段時間,沉香被上層貴族享受而被濫砍濫伐,以至出現了100多年的文化斷層,現在國內的香都被用完了,用的只能是國外香,因此沒有途徑真正瞭解到國產香,但我們發現,國產的奇楠也同樣價格不菲,甚至達到每克上萬元的程度。
  賈天明:國外香對於推廣、傳承整個沉香產業有重要作用。國外香數量比較多,這是他們的長處。但對一個做香的人來說,做香一定要寬容,每個地方都有好香,我們的生活習慣、傳統,不能斷定其他民族就不喜歡。
  戴好富:國內香被前人消耗光了,但再過一段時間,中國也可以出產大塊的沉香,同樣適合做雕件。
  觀點:
  低品質人工香影響對國內沉香認知
  張曉武:我一直認為,沉香必須要重視產地,除了惠安系、星洲系的沉香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國香,比如莞香就是其中的代表。他們為什麼不提國產沉香?因為僅存於世的瓊脂、莞香寥寥無幾。
  國內現在玩的很多是低品質、人工香,影響對國內沉香的認知。現在中國香也在走出去,也發現了很多好香。我覺得還是憑自己的鼻子辨別好壞,跟著自己的鼻子走,比如我喜歡印尼香的刺鼻味,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喜好。沉香是通過痛苦的病變產生,本來香就來之不易。手裡有什麼香,就喜歡什麼香,就別區分什麼好壞。
  錢國富:香都是好的,香是沒有好差之分,其實國產香和外國香,不以數量來分的話,真正頂尖的香是不分勝負。現在市場上有人說外香好,但實際上也不多。從品香的角度,頂級香均不分勝負。海南的白棋、印尼的芽莊,都是一流的。
  爭鳴2
  沉香文化中心是在北方還是南方?
  經過第一環節的交手後,緊接著進入第二個議題,仍然是由張曉武和鄭鵬建各率本隊,圍繞“中國未來沉香文化中心是在北方還是在南方”開展辯論。經過抽簽,鄭鵬建代表“南方派”率先“發難”,張曉武帶領“北方派”迎戰。
  觀點:
  “廣東只是起到領軍作用,沉香市場在北京”
  鄭鵬建:雖然首都北京是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但不是所有的中心都在北京。比如瓷都在哪裡,肯定是在景德鎮和潮州;梨花木的文化中心肯定是在海南,中國的沉香文化中心,毫無疑問是在南方。
  這首先是地域因素形成的。沉香長在熱帶和亞熱帶,離開產地談何文化?中國人談中國文化肯定很有底蘊,跑到美國去怎麼講?野生人參長在東北,那裡產地的質量可以放心。現在到處有香博會,規模最大、人氣最旺的香博會在哪裡?看一看今天的場面就知道了。
  張曉武:既然承認北京是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實際上不管是沉香,還是梨花木、瓷器也好,只有因為進過“宮”,才會形成文化勢能。有些東西為什麼炒不起來,就是因為沒有進過“宮”。
  鄭鵬建:隨著政治經濟的變遷,沉香文化中心在中國是“五千年文化看山西,三千年文化看陝西,一千年文化看北京,三十年前看上海”,我認為三十年後應該看廣東。
  張曉武:沉香產地在廣東,但真正的市場在哪裡?玩香的人數、每次的成交量,廣東只是起到領軍作用,但香文化的定格、真正的沉香市場在北京。
  錢國富:新疆產和田玉,但和田並沒有形成玉文化的中心,玉文化在北京、上海這些地方,玉文化中心與其經濟地位相匹配的,沉香也是。
  李漢超:從產地來看,一定是從南方開始,因為北方不可能種植沉香。在生產、生活上,南方居民在藥用方面比較常用,一直在用,因為有了沉香,文化在生活中產生,產地在南方。
  賈天明: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漢唐時期,沉香文化的中心一定是在長安,宋代時期一定是在汴州,現在還是在北京,這是受其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影響;從市場的角度來看,每次香博會,最好的沉香在哪裡,一定是在北京,這也是北京的政治經濟導向作用決定沉香是從自上而下的推廣。
  觀點:
  “南方構築沉香文化中心有群眾基礎”
  汪科元:現實情況是,這次廣東省沉香協會舉辦的香博會為什麼能搞這麼大,因為靠近產地。這次展會我的客戶來了上百家。我也好想北京、上海或者山西省的沉香協會請我們去,但可惜沒有機會,因為當地都沒有沉香協會,相反,深圳馬上就要成立協會,我們馬上就可以去了。同樣,國字號沉香博物館為什麼是在南方?建在北方不現實,沒有基礎。
  趙明明:很多文化從是從北京開始。比如香文化“申遺”都要到北京去,同樣,申報中國沉香協會,也一定是在古老的京都,它把這個稱呼賦予你,你才有資格說是你的。
  戴好富:以沉香商家數量來論,北京也就幾百家,福建、廣東上千家。今天有人說,好的沉香都賣給北方了,這說明南方人在賺錢我們都不知道。
  鄭鵬建:文化要有群眾基礎,廣東沉香協會大大小小有幾十個,連國字號的沉香博物館也建在這裡;廣東省協會申報中國沉香協會有基礎,而北京、上海卻很難申請到,比如說北京連一個協會都沒有,協會就是群眾組織的,就是文化基礎。
  小知識
  惠安和星洲—國外沉香的兩大支系
  沉香和酒、茶一樣,也有一些有名的產區和集散地。比如中國的莞香,就是以在東莞出產、交易而聞名。專家介紹說,東南亞地區出產的沉香,按照產地、集散地和材質、香味的差異,主要分為兩大支系—惠安系和星洲系。惠安系主產區分佈在越南、老撾、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西半島,有些研究者認為,中國的莞香也屬於惠安系。惠安系沉香以涼、甜兩味為主,帶有水果或花香味,以熏料為主,雕材罕見。東帝汶、文萊、印尼、菲律賓、新加坡等地出產的沉香則屬於星洲系。大致來說,“星洲系”韻味醇厚,帶甜不帶涼,材質比較堅硬,能夠制珠或者用來雕刻。
  如今的惠安系沉香,主要是指越南沉香。當代越南沉香中,品質較高的種類是芽莊沉香和富森沉香。芽莊位於越南中部偏南,是越南第一沉香產區。芽莊沉香最主要特點就是擁有極強的甘甜韻味,這種甘甜的香味是不能和任何香品比對的,不是玫瑰不是茉莉也不是檀木。那種甘甜的香韻猶如剛剛切開的水果,可以聞見瓜瓤散髮的宜人芳香,很清新很舒心。芽莊沉香不僅僅帶有瓜蜜甘甜還有一絲絲的涼意。點燃芽莊沉香就有一種清爽的涼意,令你鼻尖瞬間感觸,不是薄荷也不是檸檬。那種涼意直至咽喉,使人清新舒暢。芽莊沉香的香味變化應該是先涼、澀,中甘甜,後淡雅飄逸。芽莊沉香是沉香之極品用香。
  文字統籌:郜小平
  《沉香周刊》由南方日報社與廣東省沉香協會主辦
  總指揮:張東明 王更輝 劉東曉總策劃:王垂林 劉海燕
  總統籌:郎國華 陳志 譚仕龍 張翼飛
  執 行:袁 丁 陳麗芳 裴敏慧 鬱石 劉艷輝 陳明環 鐘浩明
  王 瑜 潘 航 郜小平
  編輯統籌:李勁  (原標題:延伸沉香產業鏈分享千億蛋糕)
創作者介紹

outlet

lp46lppe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